全部
全部
时政新闻
乡镇新闻
部门新闻
公示公告
硒都相册
二维码专区
硒都发布
云上硒都
硒都头条

【走乡镇 看变化】枫香河,武陵山最后的香格里拉

发布时间:2020-04-23 15:04:29

来源:中国硒都网

字体大小:

枫香河,武陵山最后的香格里拉

文/吴荣 图/廖康庄

枫香河。

东经一百零九度十七分,北纬三十度零八分,两条黄金生命线在此交织,逦迤而出的枫香河,流成了这个寨子的名字,绵延山峦将之庇护成空谷幽兰,遗落为武陵山最后的香格里拉。

温驯的小河谷地,是人类生活的风水宝地。著名建筑大师张良皋在《匠学七说》这段话,让我在枫香河找到了最美的原型,山与水、人与房,风景与故事,让她成为一个邂逅就会着迷的南方姑娘。

景致与故事

红豆杉,国家一级珍稀保护树种,枫香河成片的红豆杉林沿着山峰漫无边际,它是生态屏障里最出色的一抹绿,也是枫香河人绝妙的长寿秘诀。古杉木、古梓树、古枫香树,古盐道、古店子、古碑石,不仅是资源上的绝无仅有,更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历史与当下交融的智慧写照。

古树院落。

常说恩施南乡人淳朴,枫香河人却把淳朴展现的淋漓尽致。不管你是耕耘田野的挑夫,还是手持相机的记者,枫香河人迎面而来的首先是笑容,入门一碗热茶,与你谈话从不遮掩,遇到饭点前后必定邀你吃饭,举手投足间不修饰、不猜测、不求回报,这种朴素的待客之道颇似古风。

八十八岁的老人,一边抽着旱烟,一边对从没见过的无人机展现出童真般的好奇,当飞机飞到平常肉眼无法企及的高度后,他说起了枫香河的往事。

年近九十老寿星曹之和。

枫香河有两段兴旺史。一段是清末民初,作为川湘古道上的一个重要节点,以曹家店子为代表的旅店业较为发达,人流、物流、信息流在此交汇,可谓遍布湘西、川东和鄂西南客商的足迹,并传上世纪三十年代初,贺龙沿着他年轻时候赶骡贩盐的古道,来到枫香河安营扎寨,扩大红军队伍。在交通极不方便的年代,枫香河也堪称小小的繁华之地。

另一段是改革开放后。一九七八年,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拉开序幕,枫香河也开启了浩浩荡荡的硫磺开发之旅,大集人民公社革委会筹措资金在枫香河建设硫磺厂,该厂所产硫磺纯度高、质量好,畅销西南各地。

古村落民宿。

作为公社最大实体的磺厂,工人最多时达三百多人,一时间枫香河成为深山里富庶热闹的小镇。二十年来所挖的地下通道达五公里之长,这些隧道长短相连、内外相通,宽度可容两台小矿车并排而行,堪称武陵山地区最大的“地下工事”。

1998年,硫磺厂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昔日的繁华没有给当地留下许多搬不走了的遗产,只留下数幢临近坍塌的房屋,还有埋在地下的通道,这些地道至今仍保存完好,只是洞口被封住,以防小孩和牲畜误入被洞内毒气所害。

两段兴旺意味着枫香河有两次衰落,磺厂倒闭后,出山仍是只有一条泥泞路,村民又重新拿起了锄头靠天吃饭,包谷、红苕自此长期出现在生水锅里,就如无法选择出生一样,人们无法阻隔贫困的代际传递。

房子与契机

在贫困的深渊中,枫香河人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竟是那数幢依山的吊脚楼。

古村落民宿。

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山里的木料是唯一日益增长的财富,勤劳的枫香河人就地取材,依山就势建起了吊脚楼,吊脚楼大都采取亮柱形式,两层构架通透明亮,虽然朴素但落落大方。三十幢吊脚楼构成的楼群,成为遗世独立的显眼标记。

新时代的春风不仅吹绿河畔的枫香叶,也吹醒了这个贫困已久的村庄。

新湖集团,一家杭州上市企业,资本的嗅觉让它到恩施房地产界崭露头角,但扶贫的良知让它倾心深山里的公益。一笔钱,新湖集团公益基金投入三百万元用于贫困治理;一个团队,著名治贫专家、全国脱贫攻坚创新奖获得者、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带领的小云助贫中心,志在深山续写治理贫困的传奇。

古建筑一角。

如今的枫香河,出山的三条道路正在硬化,五百亩藤茶基地已经建成,电商培训展示中心已经建成,二十幢民房正在进行精品民宿改造,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基地已经初步建成,相信在政、企、民、社四方联动下,枫香河能为武陵山区解决整村深度性贫困问题提供样板方案。

民族与贫困

“贫困”两字其实包含了物质和精神两个维度,“贫”是“分”“贝”两字组成,《说文》解释“财分少也”,指的是物质层面不平衡;“困”是会意字,如生长的树木被四壁高墙围住,可引申为精神层面的禁锢。

扶贫尖刀班帮助村民美化家园。

武陵山人,从远古巴人发轫,再到近现代努力奋争,两个维度的贫困相生相伴,滋生出的穷根困命,一段时间以来已经成为外人对这个山地民族的刻板认知。

作为武陵山人,不管搬出山外,还是安土重迁,不管身居庙堂,还是混迹江湖,贫困都是我们的过往,前赴后继的巴人后裔不断尝试改变自己的家园,与贫困抗争的岁月已然成为民族的史诗。

特色民居。

精准扶贫政策无疑是武陵山区消除绝对贫困的除根之药,资金、人才、政策支持力度史无前例。作为武陵山人,当下的扶贫工作不仅是时代任务,而且是发展契机,更是民族使命。相信带着民族感、使命感的扶贫工作者会出色的完成好脱贫攻坚的最后任务,接好乡村振兴的关键一棒。

特色民居。

枫香河的变化只是武陵山巨变的一个缩影,新时代里,天时地利人勤,枫香河乃至武陵山未来大有可期。

赞曰:东方曙明兮,巴人梦晓;白虎吟啸兮,试看今朝。巍峨武陵兮,其道大光;明珠恩施兮,来日方长!

(值班总编:瞿照坤 编审:廖康庄 编辑:李冬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