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全部
时政新闻
乡镇新闻
部门新闻
公示公告
硒都相册
二维码专区
硒都发布
云上硒都
硒都头条

梅德海:此生迷恋洋芋香

发布时间:2020-05-25

来源:

字体大小:

过了四月就是端阳了,小时候对于端阳是很期待的,倒不是因为要吃粽子。

我们那里是二高山,仅有的几丘水田在河边,产的是那种冷水里长的红花米,香是香,就是产量少得可怜,种上一年,小队里每家分不了几碗米,只能在过年时闻个米香味。

后来,队里干脆将那几丘水田改了旱,要吃米只有到低山去用包谷柿子什么的去换了。

连饭米都难得吃到,糯米更不用说了。

所以,我们小时候的端阳对粽子没什么概念,也不知道屈原投江的故事。

但端阳洒雄黄酒是必须的课程,用碗装半碗酒,把研细的雄黄兑进去,酒就成了淡红的颜色。爸爸左手端碗,右手拿一把刷帚,沿着房屋的四周把雄黄酒洒满。

他的姿势非常虔诚,有一种威严的仪式感。他在做这些的时候,我们是不敢插嘴的,最多蹑手蹑脚地跟在后面,新奇地看着的手一下一下地挥动。

据说,雄黄酒是能驱蛇的,端阳在屋周围洒了雄黄酒,一年上头就不会有蛇进屋了。大概是真的,我们出门经常能看到大大小小各种颜色的蛇,特别是那种叫做青竹彪的毒蛇,但确实没有蛇钻进过屋来。

除了驱蛇,端阳对于我们,最期待的是可以挖洋芋尝新了。

我们这里的洋芋主要是一种叫马尔科的品种,据说是从苏联引进过来的,学名叫米拉。

除了马尔科,还有一种叫墨黄白,红皮白心,扁扁长长,颜色非常漂亮,产量相对要高一些,但没有马尔科好吃,种去种来就掉了种。

到了端阳,也就不会饿肚子了。

刨新的时候,洋芋还很嫩,水分特多,妈说还是水泡儿。

慢慢地到了暑假,我们一帮老表都要串门玩几天,主要就是吃荆豆洋芋。人一多,每餐的洋芋要刮几水桶,我是刮洋芋的主力,在地上一蹲就是半天。

马尔科大致呈圆形,芽眼比较深,不太规则,刮起来比较麻烦,不像墨黄白那样简单。但因为马尔科好吃,我们还是情愿多费点劲。

待洋芋稍老一点的时候,用柴火烧着吃是最香的。

待柴火燃得旺旺的时候,扒一点红红的柴炭将洋芋盖住,掌握好火候,烧到外焦里熟的时候,用篾片将外面的焦皮刮掉,黑手捏住洋芋的一头,送入嘴中,歪起嘴巴咀嚼,这时倘若还有点霉豆腐,再眯上一口酒,那就是神仙日子了。

马尔科洋芋有一个特色,一个洋芋的两头呈现出两种口味,一头酥脆,一头糯香,我特别喜欢吃糯香的那头。牙口好的人,夹生洋芋是最好的,又喷香扑鼻,又劲道有嚼头。

洋芋可以做的菜很多。

在天气最热的时候,将洋芋刮了切成片,在开水锅里焯熟,然后一片一片地摊开在篾席上,放在太阳底下晒干,就成了好吃的干洋芋片。做菜的时候,用油锅一炸,酥酥脆脆,满口醇香。

当然也可以晒干洋芋果,干洋芋梗,煮肉吃,煮面条吃,耐嚼筋道,非常好吃。

把洋芋剁成米,用石磨推成糊糊,再用包袱过滤,待水沉淀后,下面就是一层白白的洋芋粉。将洋芋粉晒干,可做芡粉,我们更多的是煎洋芋粉粑粑吃。在锅里将和好的洋芋粉用锅铲压成薄薄的片状,然后用薄刀切成三角形,用油炒着吃,感觉比吃肉还有滋味。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吃荆豆洋芋,那是我的拿手好菜。将漆油在锅里转几个圈,放上大蒜辣椒,将荆豆洋芋放进去,洒盐翻炒,然后放上水,盖上锅盖焖熟,既是菜又是饭,盛上满满一大碗,吃得有滋有味。

荆豆洋芋如果一餐没吃完,下餐是可以再吃的。这时候荆豆的黑汁沁到洋芋里,洋芋也变得黑头黑脑的。荆豆和洋芋的味道互相渗透,味道更佳。

当然还可以做洋芋丝、洋芋片、洋芋焖饭、油炸洋芋果,等等等等,都能做成美味佳肴。

直到现在,我一直喜欢吃洋芋,特别是我们本地出土的马尔科洋芋,三天不吃就想得慌,梦里都是洋芋香。

值班总编:朱述耀 责任编辑:廖康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