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全部
时政新闻
乡镇新闻
部门新闻
公示公告
硒都相册
二维码专区
硒都发布
云上硒都
硒都头条

【百姓宣讲】周宇:我的抗疫故事

发布时间:2020-10-14

来源:中国硒都网

字体大小:

  我只是一名普通人,孩子才刚刚5岁,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病毒疫情,也害怕、也紧张;但我也是一名党员,组织的命令就是冲锋的号角,前面就是下刀子淌油锅也要冲上去;我还是一名驻村书记,我的背后是两千多名善良淳朴的村民群众,我是他们安全的保障和希望,要像钉子一样扎在这里!

2020年的农历新年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春节,年前我陆续收到从武汉传来的零散信息,“有一种病毒非常厉害”,“好多人被传染了”,“武汉医院都住满了”等等,我们根据上级要求,开展了一些前期防疫宣传工作,制作了“抗疫三句半”小视频广为传播,但说实话,当时的心态还是很轻松的,村民们都在张灯结彩、杀猪宰羊、置办年货准备过年,丝毫没有意识到疫情会离我们如此之近,更没想到一场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新冠病毒防疫狙击战即将打响。

“周书记,请通知工作队全体成员初一到村里集合,指导协助村里组织开展防疫工作”,大年三十晚上的一条短信让我心里沉甸甸的,形势看来已相当严峻,该来的总算来了,回家不到36个小时的我又要踏上战“疫”的征程,原本回老家与家人团圆的计划也只好放弃。

“周宇,这个病是要死人的,你村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吗?你上去安全吗?”妻子的话充满担忧,“不要紧,我们有口罩,上去看看情况,没得事”我尽量安慰妻子,但我知道,哪有那么轻松。我所驻的燕子坝村是一个传统的外出务工村,全村人口2000余人,其中近一半劳动力靠务工为生,腊月二十几就陆续有100多名武汉务工的人员返乡过年,村里到底有没有感染者?病毒是否已开始扩散?怎样进行防控?是摆在我和所有“尖刀班”同志们面前的一道难题,至于自己会不会被传染?万一感染了,家人以后怎么办?没时间想,也不愿想,更不敢去想。那些天,每个人的脸上都很严肃,每天除了因为防疫工作讨论几句,话都很少,我知道大家和我一样精神压力巨大。

为了能及时控制住疫情,大年初一我们“尖刀班”全体成员迅速进入“战斗岗位”,我们根据防控工作需要,分工成立了宣传组、值守组和巡线组,在全镇率先开展了村级公路管控工作,为了保障我们的干部入户安全,自备的洗碗手套、雨衣、胶靴、电动车头盔等“土装备”成了我们下乡的“制式装备”。

我和同志们一道,挨家挨户走访登记、盘查人数,封村设卡、严阵以待,订挂横幅、巡线劝导。为了让群众真正重视起来,我每天早上梳理村内外最新疫情消息,用方言录制疫情通报,宣传车的大喇叭每天“无死角、无遗漏”巡线60余公里,“尊敬的燕子坝村村民群众,大家好,最新疫情通报。。。。。”,随着宣传车的一路驰骋,喇叭中略带嘶哑的声音将信息传递到家家户户。疫情期间,累计完成疫情通报33篇,发布各类推文50多篇,张贴宣传标语60条。

随着疫情形势的日益严峻的和复杂的村情社情实际,我深刻认识到当前防疫工作的特殊性,一子落错,满盘皆输,只有将疫情防控狙击战转变为全村上下共同参加的人民战争,才能达到疫情防控的最佳效果。为凝聚起最广大村民群众的共识和力量,村尖刀班先后下发了《燕子坝村需要你的支持》、《燕子坝村关于开展协同疫情防控的通知》,《燕子坝村关于疫期帮助群众代购物资的通知》等,一时间,群情激昂,请战书、请战短信、捐赠信息像雪片一样飞进了尖刀班的“大门”。

在我们的感召下,6名志愿者加入了卡口值守队伍,4名滞留在村的党员干部到村里报到,流动党员、热心群众为村里捐赠消毒水、酒精等紧缺防疫物资,还捐赠了口罩3000个,为镇卫生院捐赠医用防护服300套,村里一些能人大户了解到城里由于交通管制物资短缺,主动联系村尖刀班要为防疫工作贡献力量,先后将500公斤蔬菜捐赠到华龙总医院和黄泥坝社区,100公斤豆油皮捐赠给镇卫生院。6名商户自愿加入物资代购服务队,为群众提供送货上门服务,我们干部与商户一道,小到一袋玉米种子、一瓶药,大到煤气坛子、洗衣机、电视机等等,只有买不到的,没有送不到的,干部就是一句话“只要你不出村,其他的事儿交给我”。

我们的辛苦付出,换来了群众信任、理解和支持,全村全员参与、群防群控的浓厚氛围逐步形成,一大批由村党员、村民代表、小组长、妇女代表、护林员等群体组成的信息员、监督员每天向驻片干部上报人员信息,“保卫燕子坝”成为全村上下共同关注的大事,每一名群众都成为村尖刀班的“眼睛”。

有一次,我正在办公室待命,金竹笼的群众赵玉龙打电话过来,“周书记,我们这儿有几个人要过去剪头,还不带口罩,我拦不住,您们快来看看”。我一听火噌的就冒上来了,“天天都在讲,尽量不出门,出门必须戴口罩,前两天还发口罩了的,怎么还有咬卵犟呢?稳住,我们马上到”。放下电话,我赶紧驱车到现场,远远地就看到一家人在卡口旁边坐起,一副气鼓鼓的样子。走近一问才知道,原来这一家人都是外村的群众,听说我们村里可以理发,准备步行过去,结果刚到卡口就被热心的群众拦下来了,一家四口又不戴口罩,大伙儿说什么也不放他们通过,双方僵持不下,差点动起手。弄明原由,我耐心劝解道:“老乡,现在是非常时期,不出门、戴口罩既是为他人也是为自己的安全着想,我们村尖刀班委托赵师傅义务值守这个卡口,就要服从管理,听从安排,我们这几个村打工回来的又多,如果都这么乱跑乱走,你们莫非就不害怕吗?”,最后,我指着自己一头厚实而杂乱的头发说:“老乡你看,我从初一上来就没剪过头,现在店铺都不允许开门,如果村里能剪头,我不知道剪吗?您再坚持一下,等疫情过去再说”。经过反复劝解,理讲明了,气也消了,原本要强行闯卡的群众接受了建议,带着妻儿原路返回,临走时还不忘回头说:“你们村干部还是可以,蛮负责”。

这虽然只是防疫期间的一段小插曲,但几乎每天我们都在面对这样或那样的新情况新问题,“周书记,我这边有几个外地人在晃”,“周书记,刚才有辆武汉牌照的车停在路边上”,“周书记,这边坝坝里人有点多哟”等等,我则马不停蹄的从一个地方赶往另一个地方,仍由泥水裹湿了裤脚,眼镜沾满了雾气。

从大年初一启动防疫到解除警报,整整56天,在确诊1人核酸检测阳性,12人密切接触的情况下,我和尖刀班其他同志们坚守岗位,熬更守夜,丝毫不敢懈怠,在3月7日实现了双归零。

驻村六年载,俯首甘为孺子牛,我是妻子身边的“失职丈夫”,是孩子眼里的“视频爸爸”,是父母念叨的“隔离儿子”,但就是这份坚韧和奉献,绘就了美丽乡村迈向小康的美好蓝图,架起了干群之间的“连心桥”。燕子坝村经历了精准扶贫和疫情防疫两场考验,必将在乡村振兴的康庄大道上越走越稳,越走越好,我也将继续在基层一线砥砺前行,燃放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