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飞:晨走随想

发布时间:2018-12-04 20:31:00|  来源:中国硒都网

  早起晨练,这在许久以前就已萌生出了的想法,却迟迟没有去实现,往往在半梦半醒的状态时,总会用各种理由来说服自己又钻回温暖的被窝。许是不久前某知名主持人的突然离世触动了蛰伏在内心的那根弦,渐进不惑的身体实再经不得无律的挥霍了。

  清晨六时,月光仍不舍的盖在这座尚在沉睡中的高山小镇。已是入冬了,空气中的清新饱含着一股寒意,被晨风一吹,正活动着腿脚的我不禁打了个冷颤。街道很静,偶尔遇见一、两个送小孩上学的老人,都是把脖子紧紧的缩在衣领里匆匆而过,耳边只听得见脚踩在结霜的路面上所发出的轻微“擦擦”声。

  沿街走了不远,岔路上了一条临山小道。这是一条绕山的环形水泥路,刚修好也没有多少个月,平日里就经过不了几辆车,在这个点儿就更少了,走这儿,少了路面扬起的灰尘,倒也图个安静。

  山道的两边一面靠着山壁,一面临着农田。田里种的庄稼早已收割殆尽,只留下已经枯黄偏倒的包谷梗,当然,还留下了淳朴的山民们对来年好收成的希望。正想着,人已走上一个山包,因为迎着风口,感觉扑面而来的晨风有些大了,也不禁缩了缩脖子,捂了捂被风吹得生疼的耳朵,脚步随之走得快些了。

  在铺满落叶的山间小道上疾走了许久,身上渐渐的有了些热气,大口呼吸着清爽而透着泥土气息的空气,让整个大脑霎时间似乎清醒了许多。四周仍旧静静的,唯有耳旁的风声和松枝摇摆的“沙沙”声,眼前,朝阳却已经将晨光从远处的山尖尖上透过薄薄的晨雾洒在了山涧里,好一派迷人的乡村晨景!而我的整个思绪这时间也随着这美丽去放空、去飞……

  二十二岁那年,刚刚走出大学的懵懂小子,带着一纸文件,背着铺盖卷就踏进了东乡。十四载风风雨雨,在妻儿不舍的眼神和父母关切的嘱托里,从72公里到24公里,再又到了140公里,把自己的青春和激情尽情的抛洒在了东乡的这片热土上。这里毓秀诗画的山山水水让我痴迷,这里淳朴善良的乡亲们更让我感动。难以忘记,下坝河畔,夹着一辆破旧两轮摩托车,披星戴月得颠簸在崎岖山路上的老安;浑水河旁,奔走于渡口与卡点间,风吹日晒忙到嗓音嘶哑的老张;五堡山下,不习惯夜路,却依然为我们引路而几次险些跌倒的老熊;四合槽里,为了打压猖獗的盗狗违法气焰与我们熬更守夜的老商;还有那子母潭边,连夜排查可疑车辆,不让嗜血恶魔从眼前溜走的老杜;还有,还有……一幕幕,在放空的思绪里渐渐的浮现,如果说是什么让我成长的,那就是这些在我心里最可爱的人儿吧。

  路边枝头的一片黄叶禁不住风的摇曳,恋恋不舍的离开大树的怀抱,飘过了我的额头又落在了一地的枯叶里。叶儿黄了,落了,来年的阳春三月,却又是一片绿油油的新芽。生命的周而复始,大自然的循环法则就是这样,悄然的逝去只为化为春泥呵护新生命的绽放,这就是叶子一生的意义。总想着,人活着吧,还是得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年少时幻想着似金庸笔下的侠士仗剑走天涯,凭着一腔义胆惩恶扬善,渐渐的长大,窃笑于少年的幼稚,却又毅然的穿上了那一身藏青蓝。也为受伤无助的眼神而心痛,也因肆无忌惮践踏法律尊严的行径而愤怒,更曾亲手将犯罪分子送上审判台,让正义得以弘扬而心生满满的成就感。也许,这就是我的人生意义吧!

  “滴、滴”,从身边疾驰而过的一辆摩托车,将我从天马行空的思绪中拉了回来。此时,天已大亮,三三两两结伴赶集的村民和沿街陆续打开的商铺大门唤醒了这个高山小镇,沉睡了一夜的街道又热闹了起来。

  新的一天开始了,真好!


值班总编:滕义 编辑:廖康庄

42c99f123b87c90222d69cb5eb359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