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芳明:20年的家乡巨变

发布时间:2018-12-07 11:20:00|  来源:中国硒都网

  40年前,改革开放如一声惊雷,响彻神州大地;40年后,从农村到城市、从山区到平原、从国家到小家、从老人到孩童都在享受着改革开放的成果,到处呈现出改革开放的繁荣景象。

  身为一名九零后,虽感受不到前20年中国人民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的艰辛和彷徨,却见证了后20年身边人在衣食住行上的巨大变化。

  6岁那年,我第一次踏进一年级教室的大门。依稀记得,那时候我们一个班三十几个同学挤在不到30平方的的教室里,墙面是那种被刷成了上白下绿的土墙,衣服一碰就是一身灰;课桌桌面千疮百孔,刻满了各种图画和“豪言壮语”;教室里的凳子也基本上是“缺胳膊少腿”,前后摇晃的时候经常会夹到屁股。

  五年级的时候,学校给我们换了一批新的课桌和椅子,搞得同学们都往上面写上自己名字来宣誓主权,每次运动会和家长会的时候都要随身带着。再后来,学校又购买了几台“大肚子”电脑就组成了一个微机室,结果六年级那整整一年,我也只学会了开机和关机。

  小时候没有多的零花钱,上学前在家吃饱,因为离学校不远,中午再回家吃一顿就行了。记得那时候的饭,放点油,放点盐,再加上一勺麻辣酱,我就是能吃两大碗。到初中当了寄宿生,一个月生活费就涨到了一天10块钱,我妈笑我“生活费像工资一样都是按月发放的”。尽管生活费少,可看到喜欢的东西依然会忍不住想买,记得那时候为了一个俄罗斯方块游戏机,要从牙缝里省两个星期的生活费才够钱买。

  爸妈是地道的庄稼人,没有其他手艺,只能靠种田下苦力来养家糊口。那一年,邻居第一次尝试将米磨成浆做成豆皮,不仅好吃还卖成了钱,我爸就去学了艺。从最初的一天生产20斤到现在一天200多斤豆皮,价钱也从当初的5角一斤涨到了现在的3元一斤,他硬是用卖豆皮的钱供出了两个大学生,还起了一栋房子。我爸跟我说,刚开始的时候他一天能挣十几块钱,能抵一个大工师傅的工资。

  我五叔也做了几年豆皮生意,后来听村里人说外地工地上能挣大钱,他就带着五婶来到江苏无锡开始了长达五年的打工生涯,好在这几年大城市发展快、项目多,农村里的青壮年出去都挣到了钱,当然也包括我五叔一家。

  小时候很喜欢过年,因为过年不仅有许多好吃的,还有鞭炮玩和新衣服穿。高二那年,我妈第一次带我去舞阳坝买衣服,在这之前她都是在“二街”买的,因为那里便宜又实惠,还可以讲价。结果到了舞阳坝的店里,我看到许多衣服的标签价钱都傻眼了,我妈看我站在一件羽绒服的面前不肯走,就一咬牙把它买了。回到家我爸看着500多元的发票摇着头跟我妈说“你买衣服真舍得花钱”。也是一分钱一分货,那件羽绒服我至今都还在穿。如今,衣服的样式越来越多,做工越来越好,可价格也是越来越贵,爸妈虽然节俭,现在也不会为了一件衣服要几百块而心疼了。

  前两天周末回家,老家门口的水泥路已经硬化完成了,工人们正在砌边沟。我爸坐在大门口翘着个“二郎腿”对我说:“等这个路修好了,我的三轮车就可以多跑几年了。”的确,在我的记忆里,门口这条路经历了无数次的加宽、整修、再整修,今天终于硬化了,它的变迁也伴随着我家交通工具的“提档升级”。我爸跟我说,刚做豆皮生意那几年,他觉得每天人挑着去卖太吃亏了,于是一咬牙就买了一辆“二八式”自行车,还天天像个宝一样就怕磕着碰着,直到最后大部分零件都生锈了才换新的自行车。

  到后来,村里人都慢慢的富裕起来了,路也在逐步加宽,有点闲钱的家里都买上了摩托车,为了不落伍,我爸省吃俭用大半年也买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可因为路面坑洼太多的缘故,后来陆陆续续换了三辆车,如今可算是苦尽甘来了。

  20年来,我经历并见证了村里人的房子由小变大,收入由少变多,车子从低配到高配等一系列的变化,看到了改革开放这40年来,一个个小家的变迁折射出中国在经济、文化、科技等方面的巨大飞跃,更期待在未来中国能更加的富强,人民在经济上和精神上能更加富裕。

(值班总编:滕义 编审:童秀清 编辑:方宏艳)


42c99f123b87c90222d69cb5eb359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