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桢杨:琴 愫

发布时间:2019-01-02 15:41:00|  来源:中国硒都网

  第一眼看见的是安素的背影。及肩长发,自然卷,松散地捆着,耷拉在背上,几缕短发映衬着她脸部的轮廓,白斑点浅蓝色的素裙,收腰,衬托她的优雅,刚刚好。因为正坐在窗边,傍晚时分余辉散进,模模糊糊的,仿佛她在下一秒会像电影中的天使般逐渐消失。

  我站在门外。她年纪跟我相仿,正端坐在琴凳上,双手搭在胸前的黑白琴键上,准备开始演奏了。“......”第一个音符就把我带入了,可是之前我并没听过这首曲子。虽然琴房里听不到门外的声响,但我生怕打扰到她,我捂住嘴巴,压低声音,问身旁这位刚刚见面的我的钢琴老师:“熊老师,这个女孩气质真不一般。”“她是我最得意的学生。”老师凝视里面的女孩,淡淡地说。

  亦喜亦悲,沧桑里流出年华。最后一个琴键按下,暗示结束了。她缓缓站起身,熊老师也随即打开门。她转过身,长得挺精致的,我心里正为她的演奏叫好,但接着我意识到了什么。她的眼睛闭着。“今天来了位新朋友,是你吗?我叫安素。”我能感觉到她在对我说话。“对对...真,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叫我小珍就可以了”我的言语中透露出惊讶,她微微笑,“我真的爱钢琴。”她的回答让我莫名其妙。

  熊老师交代让她先和我熟悉一下,而老师还有事情去处理。她再次转过身试探着琴凳的位置,并安稳坐下,然后示意我坐在她身旁。我照做了。“小珍,你是第一次来学钢琴吗?”“不是啊,我七岁开始学,已经快十年了,今年转学到了这座城市,重新找地方继续学钢琴。但你那首曲子,真的很好听,我怎么从没听过?”

  她没再说什么,只是让我给她弹一曲。于是,我弹了一首很难的曲子,想充分展示我的琴技。“你知道我看不见的。”她静静地说,“这首曲子确实很有难度,你完成得很好,但我并没有感觉到你想通过它给听众传达什么。”

  “钢琴只是你炫耀的东西吗。”......无言,她再次弹起那首我不知名字的曲子。安素虽然看不见,但修长的手指就像是她的眼睛,起起伏伏,那么动人。我实在是无法想象没有眼睛如何精准地按下琴键。她告诉了我她的故事。安素从小就在琴声中长大,因为她邻居家的姑娘打小就被父母逼着学钢琴,而她双目失明,又迫于家庭条件,父母并不在意她对钢琴的悸动。终于,在她万般请求下,她妈妈凑钱给她买了一架电子琴。没有老师,她自己摸索着琴键的位置,就像沙漠中迷失的探索者,一点一点地走。天赋异禀,她或许天生就是琴子,她能听音弹曲,就这样过了八年。去年,隔壁女孩的钢琴老师偶然听到了琴声,虽然是电子琴,却连连称赞,并且知道了她失明,十分佩服她,联系了她父母,让她去琴行自由弹钢琴。那位老师就是如今的熊老师。

  “我没有那么多专业技巧,我不是要跟别人比谁弹得好,我只是喜欢钢琴。”她的话语敲击着我的世界。忽然之间,眼前的钢琴陌生了。这么多年的学习,学是学了,学得像行尸走肉。我什么时候真正感受过一首曲子?没有,我的心给我这样的回答。

  “这首曲子叫《安之若素的风》,为了送给一个少年。这个少年会拉二胡,为了配合他写的曲子,我自己创作的,尝试快一年了,将来要和他合奏。”我明白了,钢琴不是她的附属物,钢琴是另个她,她总是用钢琴表达自己。

  遇到安素之前,我空空如也。安素后来怎么样了呢?我也不知道,因为她随去外地打工的父母离开这座城市了。

  五年后。新闻:著名美国音乐家BOLE和其中国学生安素在全球音乐会典上合奏了安素自己创作的曲子《安之若素的风》,大家纷纷点赞这首曲子,一时盲人钢琴家安素成了大家的焦点。

  安素站在音乐节颁奖典礼的舞台上,闭着双眼,静静地说:“空的风都不重要,如果你的心上住着一个明媚,住着一个明天,笃定成全了自由。”这一刻,世界都在聆听。

  (作者:恩施高中学生 辛桢杨)


(值班总编:滕义 编辑:廖康庄)

42c99f123b87c90222d69cb5eb359212